造相術:蔡東東個展: Shanghai

2019年08月25日 - 10月19日

  “造相術”,指涉了蔡東東對于攝影這一媒介的運作機制及其圖像生產的反思、解構和再造。幾乎是從停止拍攝的那一刻起,蔡東東成為了攝影藝術家,更準確地說,成為了一位關于攝影的藝術家。他退出了圖像生產者的行列,進而針對已經存在于現實中的照片開始工作,“像一個外科大夫一樣對這些照片做起了手術”。
  
  它們部分地來自他過去拍下的廢片,更多地來自舊貨市場,他從那里搜集到各種各樣的舊照片和底片,將它們帶回“暗房”,不時地琢磨可行的手術方案;卷曲、打磨、移植、刮擦、撕扯、灼燒等等,這些手法儼然具有手術刀式的暴力感,但目的在于挽救:發現僵化的圖像背后的某種“戲劇性結構”,賦予它們以新的生命力,而這要取決于在他和圖像相互審視的過程中,是否出現了增設一個“刺點”的可能。
  
  我們身邊的攝影,仍聚焦于如何以紀實、角色扮演及數字化后期制作等方式生產出一張新照片,而蔡東東“嘗試擴展了一幅(舊)照片的外延”:照片可以異化為繪畫、雕塑、裝置甚至一處劇場空間,某種程度上也使得攝影從工業生產重返手工形式,外延的擴展伴隨著圖像的解構,對于蔡東東而言,也許他的刺點首先意味著解構的快感,解構圖像的原有語境,及其背后的意識形態傳播。
  
  盡管在類似《卷起的路》那一部分作品中,他以扭轉畫面事態的方式實施著某種社會干預,但在我看來,蔡東東最具批判力的那部分,不在于視覺表層的介入與重構,而是針對作為圖像的攝影來顛覆單向的觀看運動。當你看照片時,照片也在看你——這是他隨時會提醒自己和我們的要點,為此他通過在作品中不斷植入鏡面或照相機鏡頭,來凸顯圖像對于人的凝視與侵占,這等于在兩者之間建立了一種旋轉關系,而人的主體性就此被取消了:鏡面重新將我們圈入了圖像,鏡頭——我們制造出鏡頭,但我們成為了鏡頭的奴仆或犧牲品。
  
  他對圖像的形而上思慮也催生了另一件裝置《罐子相機》,鏡頭被嵌合在一只在他故鄉出土的古陶罐上,潛臺詞似乎是在說:早在照相機被發明之前,我們的歷史就已經充滿了各種照相術……

造相術丨文:朱朱